2014年病人親筆見證: 多囊卵巢综合征 (由病人提供)

從無到有的醫治》         

 

從發現到求診

 

  「按照我的判斷,你患的是卵巢多囊症。」醫生拿著檢驗結果道,「患此症的女士會因為水囊的阻塞,經期會變得很不穩定。我給你排催經藥來維持月經的穩定性,此外,大概沒有其他方法的了。」她又補充,「說不定月經自然會穩定下來也說不定,但這是控制不到的。」

 

  醫生的說話讓我感到失望,但經期沒來已有半年,所以我還是遵醫囑服了催經藥,但那次人為的催經之後,我便沒再服藥了。

 

  2011年10月,我停了經三個月,初時我不以為然,既然沒有任何疼痛不適,就心存僥倖,覺得不會有些甚麼。到了11月,我先是去政府醫院應診,醫生不肯替我作進一步檢查,只給我催經藥了事,說其實沒甚麼,著我自行找私家醫生檢查,如果有問題,再請私家醫生寫信到政府醫生再跟進。我才迫不得以請私家醫生給我檢查。

 

  但當這些程序都經過了之後,醫生的回應,簡而言之是「幫不了忙」,而我也知道服食催經藥只是治標之法,未能治本。於是我打算「無為而治」,既然沒有辦法,我唯有不管了。

 

  我跟主說,「我不管了,祢來為我負責,我的身體是祢的。」

 

  後來主給我一個意念──「看中醫」。很自然地,我就去以前看過的中醫那裏求診,但她只給我作一般性的調理,她卻是叫我去看西醫,我就放棄了再看了。

 

  我聽說一個同事正在看中醫,在好奇之下,我向她取得該中醫師的名片。我跟主說,我不是隨隨便便找一個中醫,我要找到一個「祢為我預備的中醫」。

 

  在2013年9月,經過好一段時間的禱告,在《聖經》我領受到給我預備了一位中醫師,主把極大的平安放在我裏面,我就帶著主的平安來到醫天圓,與張天慧醫師見面。

 

神人只圓醫天圓

 

  我自己也是基督徒,然而,我仍有犯罪和軟弱的時候。基督徒有很多種,基督徒的醫生和中醫師,我也碰見過不少,我不抱太大的期望。

  但醫天圓是一個很有聖靈同在的地方,天慧醫師很有耐性地問診,瞭解患者的問題,不單是對症下藥,還處理求診者心和靈的問題,並經常為我禱告,上帝也藉著她每一次的禱告,對準我的需要來說話。

 

有一次,天慧醫師為我祈禱時說:「奉耶穌基督的名宣告璧君身體要恢復一切的規律……」她停了下來,「我有一個領受,如果璧君曾經說過月經好麻煩,好討厭,她曾咒詛自己有的月經,求主祢赦免她。因為主所造的,都是美好的,在創世之時,祂已命定各人有各人的性別和身份,她要享受主給她的這一份,是好的,她有作為女性的特質,是尊貴榮美的,她要因著這來讚美感謝主;求祢重新把月經再次放在她裏面……哈利路亞,感謝讚美祢……」

 

是的,年輕的時候,我往往為了月經痛得動彈不得,頭暈目眩,甚至嘔吐大作,頻頻腹瀉,簡直不想活了,每次來經,我都十分煩躁,並且咒詛自己的月經。我回去向主認罪,深信信實公義的主,必會赦免我的罪,洗淨我一切的不義。

 

  除了領受醫治的恩典外,藉著天慧醫師的分享,我的靈也更多向上帝敞開。

 

  在醫天圓敬拜的音樂和聖靈同在的氛圍裏,聖靈常常來造訪,特別是進行針灸時,我躺下來的時候。我就抓住聖靈給我的感動,或默想或禱告。

 

收取的是耶和華,賞賜的也是祂,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。 ( 伯1:21)

 

  2013年末,我往政府醫院掃描,醫生告訴我,「沒有卵巢多囊症,水囊都沒有了。」那,月經不來,是為甚麼?

 

  我到底做了甚麼?沒做了甚麼?該做了甚麼?做了不該做的甚麼?   

 

  很奇妙,上帝知道我心裏一切的疑問,天慧醫師為我禱告,說「不管你做了甚麼,沒做甚麼,神是很愛你的,你需要的只是,單單仰望祂,享受祂的同在,進入祂的安息,因為在祂的同在裏,你就得安息;在祂的同在裏,你就得醫治。當你學習到這些時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了。」

 

  是啊,主,我常常很律法主義,以行為來換恩典。我一直以來還沒脫離僱工的身份。

 

  上帝藉著這件事對我進行管教之外,也讓我與天慧醫師結連,(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在同一間教會聚會),讓我和她在靈裏彼此分享和激勵,互相造就與建立。

 

  在2014年5月開始,我已有穩定來經了。其實我現在仍不明白水囊為何有了又沒有了,月經一直有的突然沒有,又突然有了,但我明白了「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」(林前13:12),或許這是上帝給我的一段奇妙經歷,生命的主權在上帝,「我們生活、動作、存留,都在乎他。」(彼17:28),祂是「使無變為有的上帝」(羅4:17),我以感恩喜樂的心來迎接每一天,面對生命中的每一件事。我確信不管在生命裏遭遇到甚麼,都有上帝的許可,是有祂的美意在其中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感謝上帝「使無變為有」,感謝天慧醫師的愛心耐性和祈禱服侍,願主使用醫天圓讓更多人得著身心靈的醫治。願一切榮耀、尊貴、權能都歸給創天造地掌管生命的天父,阿們。  

 

2014年病人親筆見證: 類風濕關節炎(由病人提供)

類風濕關節炎 (馮小姐, 26歲)

曾經確診類風濕關節炎,當時23歲的我,覺得人生已經完結,這不是我所想的,那時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自理,我曾經想過了結生命。但自從認識神之後,神改變了我過去的悲觀。有時夜晚痛到睡不著覺,我會對神生氣,甚至講好多苦毒的說話。我不明白為何我要生存,為何我甚麼都未做過就好像一支快要熄滅的的蠟燭那樣。

回顧去年1月的見證,我以為自己會愈來愈好,卻總是反覆起伏。每次痛得要緊要的時候(腳、手、牙較任何位置),我都會懷疑到底我是不是在苦中掙扎。但真是感謝神,每次我想放棄用西藥治療(看到醫院一齊等見醫生的患者,身邊患紅斑狼蒼、關節痛的朋友,同因為免疫病自殺的新聞,我都好理解同時好心寒,因為他們都認為無得醫,都在痛苦之中)的時候,梁醫師卻是更用心地醫我,張醫師和醫天圓的朋友都給我很大的力量,令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,我要靠神,糾正和反省自己怎樣對待神的殿(身體)。

每次反省後,我都知道事出未必無因。我只有兩個選擇,要麼改善自己身體,要麼放棄。有時痛得太要命,難免絕望,但我卻會反省到底有否聽梁醫師說的那樣保護自己身體。我穿很少衫出街(吹風)、不泡腳、不戒口、沒有定期覆診、讓壓力影響自己、休息不定時,身體又怎可以改善呢?當我決定正視問題時,我發覺關節痛的情況減少了,亦令我明白到「預防勝治療」是真的。

從今年2月的驗血報告得知,我的類風濕指數回復正常水平(以前我超標過千),這真的是2014年最好的禮物。雖然還會有起伏,但對比年半前那種痛不欲生已經好太多了。若沒有認識張醫師,之後又認識梁醫師和醫天圓,我不敢想像現在會怎麼樣,即使決定用西藥也好,如果沒有認識神去改變心境,價值觀,我現在未必是一個喜樂的人。好感激!(3/4/2014)